新疆公司事务律师
法律咨询热线:13565918170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律师文集 > 公司案例

兖煤在澳大利亚业务曝32亿巨亏

发布时间:2018年3月3日  来源: 新疆公司事务律师     http://www.whataboutme.biz/

  

    巨亏因汇率变动产生约32.6亿元汇兑损失;专家称,企业应提前将汇率风险锁定

  7月30日,上市公司兖州煤业(10.27,0.29,2.91%)发布的一则“业绩预测更正”让市场震惊――对上半年的业绩预测由盈利转为亏损,且亏损额达23.5亿元。同一天,高华证券发布研报,建议投资者“强力卖出”。

  今年以来,伴随着煤炭价格进入2009年以来的最低点,几乎所有煤炭企业利润都大幅下降。屋漏偏逢连阴雨,二季度兖州煤业在澳大利亚的业务出现了32.6亿元的汇兑损失,直接导致了上市公司的亏损。

  有外汇专家对新京报记者指出,此次事件暴露出兖州煤业在财务管理上的风险。

  “这只是账面浮亏,并非现金流的损失。”兖州煤业董事、副总经理、董秘张宝才在电话中向新京报记者表示:“尽管如此,我们也在考虑改进一些做法,以减轻投资者的疑虑。”

  32.6亿汇兑损失突降

  按此前的业绩预测报告,上半年兖州煤业盈利约10.2亿元,“业绩预测更正”则预亏23.5亿元。

  兖州煤业是山东省的一家地方国企,总部位于山东邹城。早在1998年,公司就在上海、香港、纽约三地上市,2012年,兖州煤业旗下子公司兖煤澳洲在澳大利亚上市。

  在中国煤炭行业,素有“黄金十年”的说法,自2002年以来,煤炭价格随着宏观经济的增长而快速飙升,也造就了一大群“煤老板”群体。而自2012年以来,煤炭的价格持续下跌,又让众多煤炭企业利润大幅下滑。

  作为华东地区最大的煤炭企业,兖州煤业的业绩受煤炭市场的整体行情影响颇深。

  2012年,兖州煤业净利润下降了35.3%,今年一季度,公司净利润更是下滑了77.49%,仅为4.8亿元。而兖州煤业的母公司兖矿集团甚至出现了亏损,根据此前媒体报道,兖矿集团今年1至5月亏损8亿元。

  减薪、裁员等举措随之展开。5月14日,兖矿集团发布“十项断然措施实施细则”,集团高层基本薪酬减薪过半外,其分公司领导基薪降低30%,基层单位领导降低20%,一线职工也被取消所有奖金。同时,兖矿集团第二季度将清退非在册用工1200人。

  在这些措施的影响下,兖州煤业曾发布业绩预告,称上半年净利润将比去年同期减少75%(去年同期,兖州煤业净利润为49亿元)。按此推算,尽管净利润大幅降低,但上市公司仍然可以实现约10.2亿元的盈利。

  不期而至的澳元贬值,将盈利的希望化为泡影。根据7月30日的公告,汇率变动使兖州煤业在二季度产生约32.6亿元账面汇兑损失,影响上市公司净利润比此前预测减少17.9亿元。在汇兑损失、计提减值等因素影响下,兖州煤业预亏23.5亿元。

  公告发布当日,高华证券发布研报,建议投资者强力卖出兖州煤业。

  汇兑损失来自美元贷款

  由于澳元兑美元的汇率下降,兖州煤业澳大利亚子公司的美元贷款产生了汇兑损失。

  一个季度的汇兑损失达到32.6亿元,这在中国的上市公司中并不多见。

  财报显示,即便是像中国中铁(2.68,0.00,0.00%)、中国铁建(4.75,-0.06,-1.25%)这样在海外拥有庞大业务的央企,一年的汇兑损益一般也都控制在亿元上下。

  2012年,中国中铁的汇兑收益1.26亿元,中国铁建则出现了汇兑损失,但也仅为1.93亿元,中国铝业(3.25,0.08,2.52%)的汇兑损失只有818.8万元。

  兖州煤业的汇兑损失是不是真有这么大?上市公司董事、副总经理、董秘张宝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兖州煤业的汇兑损失,主要是因为在澳大利亚的子公司的美元贷款。

  资料显示,早在2009年,兖州煤业曾斥资33.33亿澳元收购了澳大利亚矿产企业菲利克斯公司,成为中国在澳大利亚最大的一笔并购案。

  张宝才说,这笔收购资金是由美元的形式从银行贷出,按照当时的汇率,折合约30亿美元。

  此外,兖州煤业公司还通过委托贷款等方式,不断向兖煤澳洲提供资金,张宝才称,目前兖煤澳洲的贷款总额大约在45亿美元左右。

  上海的一位会计学教授告诉新京报记者,根据会计准则,汇兑损益在每一个财务周期内都要进行计算。二季度的汇兑损益,则是要对比二季度末与一季度末的汇率,再进行计算。

  汇率数据显示,今年第二季度,澳元兑美元的汇率由1.04下降至0.90,变动大约在10%。按照45亿美元的规模,将产生4.5亿美元的汇兑损失,折合人民币约27亿元。

  然而,27亿元与32.6亿元之间仍有差额。对此,张宝才表示,这是因为在美元贷款之外,企业在日常经营中也可能会产生一些汇兑损益。

  巨额汇兑损失能否规避?

  专家认为,巨额汇兑损失反映了兖州煤业在财务管理上的问题,企业考虑做一些对冲。

  兖州煤业几十亿元的汇兑损失,不禁让人想起2008年中信泰富对赌澳元失败时的案例――2008年10月20日,香港恒指成分股中信泰富突然惊爆155亿港元的汇兑损失,其中包括约8.07亿港元的已实现亏损,和147亿港元的估计亏损。两天之内,中信泰富的股价大跌近80%。

  兖州煤业会不会重蹈中信泰富的覆辙?

  张宝才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兖州煤业与中信泰富的情况极为不同。中信泰富的巨额损失是因为大量买入外汇合约,过度使用金融工具,试图以此投机牟利;而兖州煤业恰恰相反,公司对这些贷款没有进行套期保值等对冲处理,所以才出现了这样的汇兑损失。

  “这些汇兑损益仅仅是浮亏。”张宝才说,那笔30亿美元的贷款2012年到期之际,公司又申请了5年的展期,因此要从2017年才开始偿还。所以,尽管现在出现了32.6亿元的汇兑损失,但其实更多是会计上的计提,并没有产生实际的现金损失。

  不过,这样的做法并不为专家所认同。一位在四大国有银行长期研究外汇的专家向新京报记者指出,兖州煤业的做法,说明该企业在财务管理上存在一些问题。

  在他看来,所谓的汇率风险管理,就是提前把汇率风险锁定在一定的范围之内。早在出现30亿美元贷款之时,企业就可以通过金融衍生产品将风险锁定。

  该专家表示,贷款即期发生的时候,如果澳元兑美元是0.9,那么完全可以签一个三年期之后买入美元的合约,汇率一般也在0.9左右;企业也可以购买期权,成本一般来说不到贷款总额的5%。“做实业的人,长处在经营实业,将汇率风险尽可能对冲掉才是理性的选择。”这位专家说。

  对此,兖州煤业方面表示,外汇对冲毕竟要付出一定的成本,一方面是不断出现的浮盈浮亏,另一方面是实打实的财务支出,公司权衡之后还是选择了前者。

  公司方面还称,由于兖煤澳洲的煤炭主要是出口到日本、韩国、中国台湾等地,并且出口时都以美元计价。张宝才说,未来或许可以直接用美元完款,而不是用澳元去兑美元。

  “不过我们现在也在考虑,是不是要做一些对冲,来减轻投资者的疑虑。”张宝才说,毕竟现在汇兑损失对业绩造成了较大的影响,如果连续两年亏损,公司甚至要“ST”。他表示,未来公司在财务方面可能会做出一些改进。

  “困难、压力和挑战前所未有”

  即便排除汇兑损失对于利润的影响,兖州煤业今年的业绩依然不容乐观。

  公告显示,兖州煤业今年以来的煤炭销售价格大幅下滑。一季度,自产煤炭销售综合平均价格为550.34元/吨,此前预测的二季度综合平均价格为533.65元/吨,实际上公司二季度的综合平均价格仅为466.58元/吨。

  由于煤炭销售价格下跌,公司公告称,这一因素影响上半年上市公司的净利润比此前预测减少8.9亿元。

  根据此前计算的数据,兖州煤业原本预测上半年盈利10.2亿元,由此看来,即便不考虑汇兑损失、资产减值等因素,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不过亿元上下,依然出现了大幅下跌。

  就在公司利润大幅下滑的同时,兖州煤业还面临着领导干部的人事调整。7月22日,兖州煤业公告称,由于工作调整原因,原董事长李位民先生申请辞去董事、董事长职务,原副董事长王信先生申请辞去董事、副董事长职务。张宝才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两人均属正常离职。

  他表示,由于二人有在国际上经营企业的经验,因此被政府调任至世界500强企业三能集团任职。兖州煤业的新董事长将在9月份召开的股东大会后产生。

  “困难、压力和挑战前所未有,必须背水一战,没有任何退路。”7月29日,新到任的兖矿集团总经理李希勇前往兖州煤业调研时表示,下半年目标任务艰巨,完成起来难度比较大,希望公司增量降本,完成全年目标。

 



首页| 律师介绍| 专长领域| 法律文集| 相册影集| 案件委托| 人才招聘| 法律咨询| 联系我们| 友情链接| 网站地图
All Right Reserved 新疆公司事务律师
All Right Reserved [email protected]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:13565918170  技术支持: 大律师网
2019脑筋急转弯1一153